當代人物網-中國行業精英大型門戶網站

當代人物網-中國行業精英大型門戶網站

當代人物網 : 專注精英人物報道
當前位置:右側圖片 網站首頁 > 華人世界

榮耀總裁趙明:惶者生存

時間:2019-06-17 09:44:11來源:中國經濟網—《經濟日報》作者:點擊:
  榮耀總裁趙明。  “惶者生存”根植于華為的文化體系。  在高歌猛進的時候,全公司上下都會有一種濃濃的“不安全感”。船大調頭慢,越是在順利的時候,越..

000.png

  榮耀總裁趙明。

  “惶者生存”根植于華為的文化體系。

  在高歌猛進的時候,全公司上下都會有一種濃濃的“不安全感”。船大調頭慢,越是在順利的時候,越要考慮潛在風險。

  反之亦然。巨大的外部壓力可以成為企業團結再出發的契機。

  沒有哪家企業是不會倒下的。不過,正如趙明所言,“我們的努力是為了讓這一天晚點到來”。

  在華為公司發布的2018年年報中,“消費者業務”極為耀眼。它首次超過運營商業務,成為公司第一大收入來源。

  華為公司消費者業務CEO余承東在微博上表示,華為消費者業務已經發展到一個全新階段。他定下了未來的目標——華為單品牌要做到全球第一,榮耀品牌做到中國前二、全球前四。

  華為、榮耀雙品牌戰略,推動華為公司在不斷收縮的手機市場逆市上揚,前景貌似一片光明。可榮耀總裁趙明卻對記者說:“我們其實很焦慮。”

  “空中飛人”趙明忙碌無比,行程滿滿。這邊飛機剛落地,立刻就要趕著與合作伙伴碰面,第二天還有其他事情要做。他的睡眠時間被一再壓縮,凌晨睡覺已是常態,還要經常早早起來參加晨會、趕航班。即便如此,他仍盡量保證在6小時睡眠之外見縫插針地跑上幾公里“減壓”——這或許就是“惶者生存”最直接的體現。

  “惶者生存”根植于華為的文化體系。

  “在高歌猛進的時候,我們自上而下都會有一種濃濃的‘不安全感’。”趙明告訴記者,船大調頭慢,越是在順利的時候,越要考慮潛在風險。

  反之亦然。

  2018年,華為經歷了巨大的外部壓力。不過,華為公司創始人任正非卻將其視為團結內部的契機。他認為,華為經歷了30年打拼,最初的團隊正在變得惰怠,有些人已經喪失了斗志。更何況,堡壘往往是從內部被攻破的,反倒是外部壓力很大時,堡壘會變強。

  至于趙明,他則直言,不敢“看淡生死”,只求“持續活著”。

  華為內部并不避諱談論死亡。作為ToB基因較強的公司,“只有活下去才有資格和機會去服務消費者”。趙明說:“華為終有一天會倒下的,我們的努力是為了讓這一天晚點到來。”

  “大象亦能跳舞”

  百年IT巨頭IBM在上個世紀90年代變得老邁蹣跚,高額虧損將這個藍色巨人拖到被拆分的懸崖邊。IBM前董事長郭士納接手這家公司后,針對大公司的弊病開展了一系列革新。此后,“風燭殘年”的IBM擺脫虧損,公司股票上漲1200%。

  IBM的成功轉型是大公司求生欲的典型例證。這段經歷被郭士納寫成一本《誰說大象不能跳舞?》,華為管理團隊都學習過這本書。

  在國內市場一馬當先的華為,時刻警惕著“巨人病”。

  來自調研機構賽諾的數據顯示,2019年第一季度,在中國手機市場份額排名中,華為以20.1%居首,榮耀以15.1%超越蘋果位列第四,老對手小米下滑至第六,市場份額為10.9%。

  “第幾又能怎樣?”趙明說,“當你越來越大、越來越強的時候,反而要尤其注意保持步伐輕盈,不要背太多包袱。”

  用趙明的話來說,2019年是手機廠商亮出“底牌”的一年。這一年,國內市場進一步收縮。中國信通院數據顯示,2019年3月份,中國手機市場出貨量只有2837.3萬部,其中智能手機出貨量為2693.6萬部,同比下降4.1%。

  為應對這一趨勢,小米拆分子品牌紅米Redmi,意圖實現品牌躍升;vivo推出新品牌IQOO;OPPO召回在海外市場上風生水起的子品牌realme。

  攻擂者斗志昂揚,守擂者沉默謹慎。

  目前,榮耀正在“回歸最基礎性的東西”,或者說,常識。

  “不能做太多‘快贏’。‘快贏’就像嗑藥一樣,過分依賴的話,容易錯過構建核心能力的最佳時期。”趙明表示。

  在趙明看來,榮耀眼下要做好兩件事,一是打磨極具競爭力的產品,二是要與線下合作伙伴、消費者更近距離、更優質地溝通。這些事情不一定能產生立竿見影的效果,但要從長遠考慮,確保每一步都“走得健康”。

  對于華為來說,從全球視野來看,三星和蘋果依然是它需要“邁過的坎”。

  任正非特別注重“洼地心態”和“海綿心態”,即要有危機意識,不斷學習和進步。這一理念體現在技術研發上就是華為的技術“蓄水池”。

  “我們過去的科研投資更多注重工程技術創新;現在我們更多重視理論創新,不僅要為10年、20年之后的大規模戰略布局,還要在數學、物理、化學、腦神經科學等領域布局。未來,我們的競爭能力會更強。”任正非在接受CNN采訪時說,華為在科研上的投資處于世界前5名,卻陷入了“貧窮”局面。

  為了擺脫“貧窮”,任正非話鋒一轉——“要向蘋果學習,提高產品價格,不以低價擠壓市場,給對手競爭空間。”

  摸索克制的邊界

  手機廠商普遍認為,下一個風口是物聯網。

  智能家居市場的火熱或許是一個縮影。全球知名信息技術咨詢公司IDC發布的報告顯示,2018年中國智能家居市場累計出貨近1.5億臺,同比增長36.7%;2023年市場規模預計接近5億臺。

  1月14日,OPPO成立新興移動終端事業部,推出子品牌“智美心品”,計劃建立開放性IoT平臺;華為表達了做電視終端新聞傳播的意愿;4月下旬,小米推出電視、空調新品,并表示“大家電是小米2019年AIoT戰略的重要組成部分”。

  “玩家”紛紛加入市場,榮耀卻一再保持克制。因為,榮耀要打造的生態圈主要包括兩個層面,一是IoT生態。在這方面,榮耀的“打法”與華為一樣,即通過HiLink接入合作伙伴。二是互聯網生態,即與互聯網廠家合作,形成綠色聯盟。

  “綠盟系統的核心會讓整個APP使用起來更加安全高效,對大家來講也是自我約束。這是榮耀率先發起的。”趙明告訴記者,如果侵占合作伙伴的利益,合作就很容易破裂。所以,榮耀的合作方式是與合作伙伴共同提供一個服務給消費者,大家不是博弈的關系。

  “我們不會進入固定領域。”趙明再次強調了業務的“邊界”,“榮耀不會投資IoT公司,也不會自己做洗衣機、電飯煲、空氣凈化器等產品。”

  在趙明看來,無論物聯網還是互聯網連接,手機都是第一入口。要讓用戶選擇榮耀作為入口,第一要務就是把手機本身做得更好。

  克制也同樣體現在手機線下店布局方面。曾經在線下“地毯式”鋪設門店的Ov已經開始收緊并優化渠道了,改為主打提供服務及產品體驗的超級旗艦店。同時,OPPO開始進駐一二線城市的Mall圈,預計2020年將完成近2000家購物中心的進駐。

  相較之下,榮耀的步伐更像是“打磨”。

  2018年9月30日,榮耀沈陽中街店成為第一個進入核心商圈的門店;今年3月份進入上海五角場Shopping Mall開店;4月27日,昆明潮玩店榮耀Life開業。榮耀Life店是榮耀第100個Shopping Mall店,在這之前,榮耀的線下門店布局接近2000家。

  效率與市場稀釋度才是榮耀的衡量指標,而非開店數量。

  “如果在一片區域內開10家榮耀店,大家肯定都活不好;如果只開一家店,大家也許就能活得很好。”趙明試圖在動態中摸索最合適的邊界,“我們要盡量控制好欲望,不要讓它飽和。”

  “二級火箭變軌”

  華為正處于戰略轉型期,消費者業務與運營商業務被賦予了不同使命。其中,運營商業務的特點是基礎堅固,要突破“尖刀”產品,由公司管理層親自抓改革;消費者業務則強調組織設計與薪酬分配獨立,在自主改革中去試驗新的可能。

  在全球范圍內,雖然外界打壓不斷,但華為和榮耀依舊勢頭正勁。同期,蘋果憑借“硬轉軟”,在iPhone銷售收入下降15%的同時,服務收入同比增長19%。不過,蘋果出貨量的乏力影響到了三星。受芯片價格下跌、顯示面板市場需求放緩等多重因素影響,2019年一季度三星電子的銷售額和營業利潤均同比、環比下滑。

  在4月初舉行的誓師大會上,華為定下了“消費者業務銷售收入在3年內達到1000億美元,在2023年達到1500億美元”的目標。

  身處消費者業務體系,趙明沒有透露榮耀在目標中的占比。他只表示,從銷量占比及增速上看,榮耀在整個體系中的占比一直“相對比較穩定”。

  榮耀把這個戰略節點稱為“二級火箭助推”。它將調整新的戰略定位及要求,在助推過程中“變軌”,“打法”也會隨之升級。即便是“變軌”,在榮耀的思維模式中也會逐漸調整,永遠呈現一個“樣片”(demo)的狀態。

  在全球化的今天,榮耀的變軌也已傳導至海外,趙明預計今年海外市場會維持100%的增長。

  “我們的核心思想是榮耀思維模式、商業模式及運用效率。榮耀海外業務遍及數十個國家和地區,員工一共只有兩三百人,我們的效率可以想象了吧。”趙明說,“目前榮耀最缺的是有商業管理意識的‘國家主管’,我今年的重點工作就是培養人。”

  不過,對于什么時候實現“全球前四”“中國前二”,趙明沒有設時間表。在他看來,比達標更重要的是分析自身欠缺什么。“你能知道市場發生什么變化?能知道對手出什么牌?你只能決定自己怎么做得更好。”(《中國企業家》雜志記者 梁睿瑤)



標簽:   中國經濟網—《經濟日報》
单双中特长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