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代人物網-中國行業精英大型門戶網站

當代人物網-中國行業精英大型門戶網站

當代人物網 : 專注精英人物報道
當前位置:右側圖片 網站首頁 > 藝術名家

阮賓:藝道滄桑見,文心有大美

時間:2019-07-04 09:47:41來源:荊楚名家公眾號作者:編輯部點擊:
阮賓、男、湖北省襄陽市人。現為湖北文理學院美術學院教授、米芾書畫藝術研究所所長、湖北大學藝術學院特聘教授、碩士生導師。2007年和2013年分別為中央..


640.webp (1)_副本.jpg

荊楚名家  阮 賓 先生


    圖文來源|荊楚名家公眾號


  阮賓、男、湖北省襄陽市人。現為湖北文理學院美術學院教授、米芾書畫藝術研究所所長、湖北大學藝術學院特聘教授、碩士生導師。2007年和2013年分別為中央美術學院博士生導師王鏞和姚鳴京教授藝術工作室訪問學者。現擔任中央美院中國畫學院高研班特聘班主任、清美藝術創研會中國畫藝委會副主任、襄陽市美協副主席。2015年入選湖北省百人美術人才培養工程計劃。


  早年曾師從于湖北美術學院教授碩士生導師劉一原先生、93年入北京畫院王文芳山水藝術工作室學習。作品以中國山水畫見長,兼工花鳥畫,有百余幅作品及三十余篇學術論文發表于《人民日報》、《光明日報》、《美術研究》、《文藝研究》、《藝術百家》、《國畫家》等, 且《光明日報》等報刊、雜志多以專版介紹其作品及藝事  。 多幅作品入選全國及省級以上展覽 ,部分作品獲獎或先后被《光明日報》社、釣魚臺國賓館、西藏自治區人民政府、揚州八怪紀念館以及各專業藝術機構、和書畫藝術藏家收藏。


  出版及展出:2008年出版《阮賓山水畫集》;2010年中國文聯出版社出版學術專著《中國山水畫寫生藝術》;2014年出版畫集《中央美院一一阮賓》;2016年天津人民美術出版社出版《中國畫名家精品集一一阮賓山水畫集》。


  至2017年止,創作作品先后六次,入選中國美術家協會舉辦的全國中國畫大展。


  藝道滄桑見 文心有大美--阮賓山水畫欣賞

  造化之中參理法,寫得胸臆貴乎“真”

   文 | 王鏞(中央美院教授,博導)


  中國山水畫從來都是以寫心,寫意來抒發胸臆的。但這并不是說,中國畫就不注重對自然進行縝密、細致地觀察與感悟,恰恰相反,千百年來,在老莊、儒學以及佛教禪宗思想的深重影響下,山水畫家們一方面在寫生、創作中既參悟于自然山川的理法與規律性,另一方面又十分強調畫家自我的主觀感受和心性的發揮。于是唐代張璪所說:“外師造化,中得心源。”的真知灼見,就成為了山水畫家們世代都追尋不完的夢。


640.webp (1)_副本.jpg

阮    賓先生作品《襄陽好風日》


  畫家寫生,必辛勤耕耘于自然山水間。此亦如農民種地,非是土中生長之物皆欲收獲,而是心有所依、所待,所謂“種瓜得瓜,種豆得豆”是也。山水寫生,理應抓住自然之根本,寫出自然之生氣、神氣、筆下才能表現出一片生機勃勃的生命意象。倘若用心過實、過板,徒有工整之形似,雖貌似逼真,卻生機泯滅,情趣索然,寫生之術則雖寫而不復“生”,是徒有形式耳。顯然,照葫蘆畫瓢之方法,就是膠柱鼓瑟,本末不分的,它只能得其外在皮毛而已。蘇子曰:“論畫以形似,見與兒童鄰。”只抓表面的形似,其意自然淺薄。故畫家寫生不僅在于走了萬里路,畫了無數山,而更在乎寫一山有一山之神韻,畫一石有一石之情趣,能使萬物內蘊之精神與我之精神為一者方為至得。否則,若只以身處之物境為實,為限囿,于造化之中不注重理法的參悟,為寫其形而寫之,則不如以照相之術代之,何勞畫家焉?


  山水寫生功在何處?在于畫家能夠走出書齋,以誠摯之心親吻與擁抱大自然;用寧靜之志傾聽大自然的呼聲;用鮮活的自然之形象,彌補書齋里因脫離實際而留下的困頓、木然,使空空如也的大腦得以不斷的充實、迸發激情、產生靈感······


  然,知行合一者何其難也!而面對許多“同道”都在急功近利的找尋一夜成名的訣竅時,能夠立定精神,我行我素,堅持操守者則更難矣!


  吾之學生阮賓,為人厚道實在,為藝勤奮、執著、敏于思悟,且于中國畫寫生之藝道,有頗多研究與心得。今觀其即將成冊之書,欣慰之余大有“君子務本”之概嘆。祝愿阮賓在今后的藝術道路中,不斷完善自我,實現藝術與人生新的、更高的跨越,這是時代對從藝者的要求,更是我之期許抑或也是讀者的期待?!


  求筆愈簡而氣愈壯:阮賓的山水畫

  文/魏祥奇(中國美術館館員、博士)


  阮賓的山水畫創作多源于寫生的視覺經驗,因此經年累月去往名山大川采風,勾寫畫稿。顯而易見,阮賓并非再現性地對景寫生,而是以簡率的用筆對眼前的景物進行概括性的歸納。換而言之,阮賓擁有一整套組織樹木、山石、云氣、水口空間結構的筆墨造型方法,以至于可以在復雜的寫生現場,準確提煉出構成畫面的形體關系,而舍棄不適宜入畫的內容。抑或者說,對于阮賓而言,寫生更多是要用眼前的景物激發其創作的靈感,為了對應其內心中理想的山水畫樣式,而不惜用筆墨改造樹石、山徑的實際位置。在阮賓的繪畫觀念中,寫生也就不是寫生,而是注重在創作的過程中不斷融入寫生的印跡,以抵抗容易固化的筆墨和圖式。阮賓的筆墨中涌動著樸茂的活力,就像層層疊疊的山石、扭動著伸展的樹身一樣,使其畫面中極富有生長的動勢。從繁瑣的皴擦和暈染,到粗獷的筆線構造,阮賓的繪畫漸從南方山水的溫潤,轉為北方山水的清勁挺拔。


640.webp (4)_副本.jpg

萬壑冷浮銀    138X35cm.    2010年


  阮賓的山水畫,深得五代荊浩《筆法記》中“山水之象,氣勢相生”之意,因此其畫面的布局中,通過伸展的傾斜的樹木、疊嶂的山石、變幻的煙云,營造出林泉掩映的世外桃源之境。阮賓很少描繪全景式的山水形態,而多是以邊角之景為之,以小見大。這種構成的方式讓人不由得想起潘天壽的筆墨實踐,即將花鳥畫和山水畫的用筆結合起來,不同的是,阮賓剔除了花鳥畫中常設的景物,而以打草和苔點代之,與山石和林木疊合為復雜的空間關系。因此,在阮賓的畫面中我們總是可以看到類近于中國傳統花鳥畫中的畫石之法,用筆雄壯而跌宕,可見與某種“結構主義”的造型意識相關。在相當長的時間里,我們的繪畫史傳統相對忽視筆墨獨立構造物體空間關系的能力,我們有豐富的皴擦點染之法,以至于相對弱化了直接以筆線構成山水形態的嘗試。在這個意義上而言,我們可以將阮賓的繪畫視為“裸山水”,只有骨架而無需皮膚。當然最為極端的嘗試可能是枯筆山水、焦墨山水,但阮賓并沒有完全走向枯筆、焦墨,而是注重用筆上干濕濃淡的變化,還以淡墨色點染山石的肌體,但是這并不能減損其山石的體量和結構。因此可以說,阮賓的山水畫首先得益于對山水物理結構的經營:這源于其內心之中對創作意識和造型意識的強化。


  相較于1980年代以來現代水墨、實驗水墨和當代水墨對于西方現代藝術和當代藝術語言、圖像和觀念的引用,阮賓的山水畫實踐仍然在中國傳統的筆墨中心論中尋求新的闡釋和表現,這應與其自身知識體系所構成的思想經驗緊密相關。當這種堅守與今天我們討論對中國傳統的文化進行深入探究和繼承的思想語境暗合之時,其意義就變得更加多重、豐富和多元起來。阮賓在中國傳統山水畫的語言和思想空間中尋找寄身之處時,吐露的也必將是愈發趨于沉靜和堅實的心性。



  藝道滄桑見 文心有大美

  文| 李寬(中國傳媒大學教授、碩士生導師)


  "襄陽好風日,留醉與山翁。”在這座人杰地靈,文人薈萃的歷史文化名城里,曾經涌現出宋玉、孟浩然、米芾等一眾古圣先賢。而這一地區近年來,涌現出的中青年畫家阮賓是我愈30年的好友。近日,再度訪學于中央美院的他,拿來了新近寫生和創作的山水畫作品讓我等品評。繪者的良好傳統素養,并體悟時代的敏感洞見,在一幅幅畫作中融匯展現,讓我不免為之感到欣喜。


  阮賓從藝至今四十載。為求得“詩書畫印齊步,道德文章同香”的大美境界,他克服種種困難與阻力,三入京城。先后拜入王文芳、王鏞、姚鳴京先生門下,圍繞“中國山水畫創作研究”、“書畫印藝術創作研究”和“山水畫筆墨語言研究”等多項課題,展開學習與探索。由于轉益多師,勤學敏悟,眼界不斷拓展,畫藝精進良多。


  對于阮賓來說,作為普通高校美術教育工作者,多年的程式化學習、研究和教學模式促使他練就了一手過硬的功夫,卻也在其建立個人語言與實踐中國畫語言當代性的過程中,形成了較大的阻礙。誠然,欲達到“既不同于古人,又不同于他人,更不同于過去的自己”的理想化藝術境地并非易事;然變則通,不變則死,終究是藝術生存的必然之路。在反反復復的寫生與創作失敗中,他直面保守與突破的矛盾交織,探求內心對自然之美的真實回響。現在看他的藝術,果然有了讓人眼前一亮的飛躍與長進。這是一條蘊生活、納傳統、善變通、有意趣的大美之道。從山間走來的他,眼中看的是實實在在的山水,而手中畫出的卻是他將筆墨、心靈、學養以及當代審美趣味熔于一爐的山重水復,云遮霧障和萬千生機。姚鳴京先生這樣評價說:“阮賓的畫筆墨功夫很深,但起初讓我擔心的,就是他缺少點個性和當代意識。現在看來,他是有變通能力的,不僅筆墨有了,畫面結構意識和當代性都比以前有了更成熟的表現,這是讓我十分欣慰的事情。”


  觀阮賓近作,時見水墨江南淡逸如夢,巍巍太行盤礡雄強,亦有引人神思的武當圣境與神農架山寨。處處見證出他筆墨的恣意揮灑中有溫潤內斂,對程式的運用有拿捏的良好表現。他將傳統文化與西方藝術精神結合起來,在表達個人情感與心性的同時,重視與自然物性和時代審美要求和諧統一。這是一個從藝者在滄桑之道中,歷經多年風雨洗禮之后,所潛修出的累累正果。正如王鏞先生所言:“阮賓的山水畫氣息醇和、講究意境。且造型功底扎實、筆路端正、有韻味,畫面效果有力度、有感染力。倘細細品讀,畫外有畫,耐人尋味,是一位具有很大發展潛力的畫家。”


  斯道漫長且艱辛,祝愿遠行者繼續努力,相信天道酬勤,未來必不負所冀。


   水墨畫——中國文化和精神的象征

    文 | 華影小九訪談


  水墨畫也被稱為中國畫,它就是中國文化和精神的象征,它讓我幾十年來一直心馳神往,精研不輟。


  大家好!我是畫家阮賓,一名以國畫創作和教學的行者,我喜歡國畫,因為那是一種中國人根植在骨子里、流淌在血液里的東西,從小我就為它著迷。

  

 

  

  小的時候我就覺得唐詩宋詞特別美,詩情畫意的,一直有一種朦朦朧朧的想把它表達出來的愿望。直到后來接觸到繪畫,就知道它就是我想要的表達方式。那是小時候去醫院照顧住院的父親,閑下來后就覺得太空了,想找一些事情做。于是拿起小學時候的課本,臨摹上面的插畫,畫完后還得到了父親的鼓勵,小孩子受到鼓勵就干勁十足,從此以后就算和繪畫結下了不解之緣。之后在中學承辦學校所有重要的板報,大學上了一所美術院校,畢業后一直從事美術教育工作,現擔任湖北文理學院美術學院教授。


  我很推崇道家的思想,清靜無為和我作畫、生活的狀態看起來很像,如涓涓的細流,慢慢的流淌,不刺激,不張揚,卻能一直保持著對傳統文化對國畫的熱愛,我希望未來,能夠不斷地有所突破,永不停止的去攀登藝術的高峰,打造更好的自我。


640.webp (8)_副本.jpg

受聘于清美藝術創作研究會理事、中國藝術畫委員會副主任


640.webp (9)_副本.jpg

受聘于藝術學院校外兼職碩士生導師



部分作品展示

圖片關鍵詞

圖片關鍵詞

圖片關鍵詞

圖片關鍵詞

圖片關鍵詞

圖片關鍵詞

圖片關鍵詞

640.webp (10)_WPS圖片.jpg

阮 賓先生(景德鎮)創作中


      

    責任編輯 : 廖云新





標簽:   荊楚名家公眾號 編輯部
单双中特长资料